欢迎您访问孝感长安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 | 孝感市人民检察院  |  孝感市公安局  |  孝感市司法局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频道 > 孝感 > 法学研究

以法律的视角简论《人民的名义》

发布时间:2017-12-29 09:48:00 来源:云梦县委政法委

  近期,反腐剧《人民的名义》为观众热议,剧中公安厅长祁同伟的形象更是引发众多民警质疑。笔者虽为一名警察,但从艺术创造的角度审视,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是允许艺术加工和创造的,正因如此,许多文学作品往往申明“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但是,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个人认为,在全力推进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下,电视剧的剧情可以虚构,对法律的适用却应严格规范,不能随便臆造。鉴于此,笔者特从以下五个方面,对该剧的法律适用问题进行简单的评析。

  一、剧中所表现出的“以人为本”和“疑罪从无”的法治理念

  “以人为本”是现代法治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基本原则。司法实践中,“以人为本”是指一切立法、执法和司法活动都要重视和尊重人的主体地位和价值,以人的需要和权利为出发点和目的,反对给予被执法人非人性化的待遇。

  本剧开篇,侯亮平等人准备到赵德汉家中开展搜查时,为避免影响赵德汉家人的正常生活,侯亮平一行耐心等侯赵德汉妻女出门后才采取行动,这是以人为本执法理念在剧中的具体体现。

  “疑罪从无”是指司法机关掌握的证据,既不能排除被告人的犯罪嫌疑,又不足以认定被告人就是犯罪行为人,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出发,推定被告人无罪的司法原则,它又称“有利被告原则”。这一原则能够有效避免冤假错案和刑讯逼供的发生,切实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保障公民的名誉、人格尊严等免遭践踏,对人权保障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因而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相关法律文件中称为“人权保障的基石”。

  刑事诉讼法第12条规定的“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和第195条第3项规定的“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正是这一原则在刑事诉讼中的直接体现。

  剧中,在对侯亮平是否应当立案的问题上,高玉良等人在没有获取充足证明候亮平涉嫌犯罪证据的基础上,没有贸然促成肖钢玉对侯亮平立案侦查;此外,虽然侯亮平等人早早就获取了欧阳菁的受贿线索,但由于没有充足的证据,也一直没有对其采取行动,这都体现了“疑罪从无”诉讼原则。

  二、从案件管辖和回避的角度评析该剧

  1998年,高法、高检、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法工委等六部委《关于刑事诉讼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检、警机关在侦查涉及到属于对方管辖案件时,应将对方管辖的案件,在分不了主次的情况下,平行移送给对方。在上述情况中,如果涉嫌主罪属公安机关管辖的,由公安机关为主侦查,人民检察院予以配合;如果涉嫌主罪属于人民检察院管辖的,由人民检察院为主侦查,公安机关予以配合。

  剧中,检、警双方对蔡成功的控制权展开角逐,甚至对恃;围绕侯亮平涉嫌受贿犯罪证人司机小钱及尤会计的控制权,检察官陆亦可等人又跟祁同伟等人产生了争夺。对于蔡成功案件的管辖,因其所涉嫌应由公安机关管辖的犯罪(剧中描述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笔者认为是放火罪)较其涉嫌检察机关管辖的行贿罪严重得多,其所涉案件应以公安机关管辖为主,人民检察院予以配合,因此,在第16集中,侯亮平等人以蔡成功是一起行贿案件的重要举报人,想利用检察机关审查批准逮捕的权利强行将公安机关的报捕压一下,是不符合案件管辖规定的;而祁同伟等人跟检察官们围绕尤会计和司机小钱控制权的争夺,明显是祁同伟一伙滥用职权为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8条对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的回避作了具体规定,该条第前3项对应当回避的对象进行了列举,比如当事人近亲属、证人、鉴定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等;该条的第4项规定,与案件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应当回避。对照该剧,侯亮平与蔡成功是发小,这种关系不是该条前3项所列的应当回避的对象,是否符合第4项的规定,还需考量。刑诉法第30条对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的回避决定如何作出作了规定,对于检察人员的回避,应由检察长决定,所以,对于侯亮平的回避,应当由季检察长决定,但我们没能在剧中看到季检察长对此作出过回避决定。在回避决定作出之前,侯亮平是不能停止对案件侦查的,或许,这正是侯亮平在陆亦可等人对蔡成功的审讯没能达到预期效果的情况下,主动又参与到对蔡成功审讯中的原因吧。

  三、剧中的搜查、查封、扣押、讯(询)问等侦查措施

  该剧以侯亮平等人对赵德汉的搜查为开篇。法律规定,对犯罪嫌疑人身体、物品、住处和其他有关的地方可以进行搜查,一般情况下,应当出示搜查证。在执行逮捕、拘留时,若遇到紧急情况可不用搜查证搜查。搜查应当写成笔录,由侦查人员和被搜查人或其家属、邻居或其他见证人签名或盖章,拒绝签名的,应当在笔录上注明。

  在对赵德汉的家、办公室、别墅等三个地方搜查时,在搜查未结束时,侦查人员就将赵从现场带走了,这种没有当事人或其他见证人全程在场的搜查是不符合规定的,规范的搜查不仅应当当事人或见证人全程在场,而且对于搜查的物品及数量还要当场由当事人或见证人确认。此外,对赵德汉的搜查可说是颇费周折,不知编者对此是如何考虑的,就一般的执法办案而言,执法效率是值得考量的重要方面,既然侦查人员已经获取了赵德汉进出别墅的影像资料和别墅的钥匙,加上侯亮平的那句台词“……演第三场压轴戏……”,都充分证明办案人员已经经过甄别,认定了别墅为搜查重点,剧中人为地让对赵德汉的搜查显得迂回曲折,与办案实际不太不相符。

  刑诉法对询、讯问进行的地点、时间、方式、内容、人数等都有具体规定,比如,在时间上,讯问一般不超过12小时,需采取拘留、逮捕措施的,不超过24小时,且应该保证犯罪嫌疑人的饮食和必要的休息时间;在询、讯问方式上,应当出示相关证明文件,询问证人应当个别进行;在人数规定上,进行询、讯问的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两人等。在第25集中,林华华找郑乾询问情况时,指路民警离开后,只有林华华一人询问,不符合询问需要两名侦查人员的规定;在第35集中,因为正处于休息时间,刘新建不配合提审,是否违反了法律规定的要保证被讯问人必要的休息的规定也值得考量。

  刑诉法第141条规定,对查封、扣押的财物、文件,应当会同在场的见证人和被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持有人查点清楚,当场开列清单一式两份,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一份交持有人、另一份附卷备查。剧中,侦查人员对赵德汉别墅所藏现金数量还没清点完毕的情况下就将其带走,显然是不能履行以上的法律规定的。同样,在第47集中,侦查人员搜查尤会计住处查找银行卡,最后终于找到了尤会计所说的银行卡,整个执法过程也没有见证人在场,更没有履行必要的法律程序。

  另外,在现行的办案规定中,侦查人员在进行讯(询)问,搜查,查封、扣押物证、书证等,都应当全程摄像,而在本剧中,特别是对赵德汉别墅搜查那场戏中,侦查人员在赵德汉楼下客厅的冰箱、楼上卧室的床上、衣柜等处都查获到成扎的百元大钞,如此复杂的搜查过程,都没能见到侦查人员现场摄像。

  四、剧中强制措施的执行、办案告知及法律用语的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条规定,对于刑事案件的侦查、拘留、执行逮捕、预审等,由公安机关负责;第6章对刑事强制措施的执行又进一步作了具体规定,强调了监视居住、逮捕、拘留都应当由公安机关执行。

  第32集中,检察机关开展收网行动,持拘留证对刘新建等被拘留人宣布拘留时,检察人员人员不仅手持拘留证,而且其身后有公安民警的身影,这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但是,在电视剧开篇对赵德汉别墅的搜查尚未完毕,侯亮平对着在地上爬着的赵德汉说了声“想跑啊,你也算是业内人士,知道程序的”,随后对着身后的部下叫了一声“来人啦,把他拘起来”,部下于是上前给赵德汉戴上了手铐。这场戏中,既没见到侦查人员向被拘留人出示拘留证,更没见到被拘留人在拘留证上签字确认,这都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告知制度是司法公开的一项重要内容。在司法办案中,执法办案各重要环节都需要履行严格的告知程序,如受(立)案时对报案人的告知;对违法行为人处罚前的告知;某些特定情形,如较大数额罚款、责令停产停业等进行的听证告知;对被采取强制措施嫌疑人家属或单位的告知等。剧中,有一个明显违反告知程序的桥段,在大风厂尤会计和司机小钱因为妨碍司法执行被司法拘留这场戏中,人民法院在对当事人拘留多日后,没有履行及时将拘留的原因、地点及时间告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或单位的法定程序,祁同伟、侯亮平等人及他们的单位和家属都不知道他们的去向,正因如此,对于他们的找寻,可说是做足了戏份,这却是明显违反法律规定的。

  执法办案中,对于法律条款及法律用语的适用是很严谨的。剧中,大多数法律条款及法律用语都比较规范,但在少数地方还是有瑕疵。比如,在第21集中,“故意杀人,就是死刑”,这句话就说得太绝对了,刑法第232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在对欧阳菁出示的传唤证上,显示其触犯的罪名是“贪污贿赂罪”,剧中,有证据证实其涉嫌的只是受贿罪,最后的判决也是受贿罪,贪污用在此处就显得多余;在两位警官对蔡成功的审讯中,瘦警官说“……凭这个事实,判你十年八年不过……”,侦查人员的工作是固定证据,查清事实,嫌疑人的判决结果,只能由审判决定,从侦查人员口中臆断最终的结果,是执法办案中最为忌讳的。

  五、该剧涉及的主要犯罪

  该剧结尾,以字幕展示的方式对剧中主要人物所涉的犯罪作了交待,笔者基本赞同,不过,认为有两处有待商榷。

  (一)对蔡成功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进行追究的解读

  刑法第114条、115条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剧中,因为大风厂跟拆迁队之间的矛盾冲突,工厂负责人蔡成功指使成立了护厂队,并且授意利用厂里贮存的汽油设置火沟阻挡拆迁队的强拆。作为直接授意人,其对护厂队利用火沟阻挡拆迁队的行为,属于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的后果,却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故意犯罪,最后导致发生大火,烧死、烧伤多人的严重后果,应该以放火罪来追究责任。因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是指以放火、决水、投放危险物质等刑法114条、115条所列之外的其他方法,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剧中的危险方法是确定性的放火行为,应当以放火罪来予以追究。

  刑法第243条规定,行为人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构成诬告陷害罪。剧中,为了阻止侯亮平对刘新建犯罪的深挖,祁同伟等相关利益人以蔡成功儿子的安全相要挟,指使其诬告侯亮平在其开设的公司内拿干股、受贿40万元,随后,肖钢玉等人据此诬告,让侯亮平停止执行职务,还差点被立案追究,蔡成功等人捏造事实,意图使侯亮平因受贿罪被追究,应该还构成诬告陷害罪。

  (二)对陈清泉以玩忽职守罪进行追究的解读

  玩忽职守跟滥用职权都是刑法第397条规定的行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构成滥用职权或玩忽职守。由于责任人严重不负责任,导致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重大损失的,就构成玩忽职守,它一般表现为不作为、过失,少数情况下可由间接故意构成;滥用职权则是行为人利用权利,主动作为,导致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重大损失的行为,一般表现为主动作为,个别情况表现为过于自信。剧中,陈清泉利用职权,主动作为,授意情人金月梅走简易程序中,将大风厂工人的股权胡乱判给山水集团,使大风厂工人遭受了巨大损失,其行为是利用职权主动为之,因此,笔者认为按滥用职权追究更为恰当;而金月梅应构成枉法裁判罪,所谓枉法裁判罪,是指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

版权所有:中共孝感市委政法委员会 孝感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颚ICP13015995号
地 址:湖北省孝感市乾坤大道123号市政府大楼  邮 编:430071